萌萌哒氧化钙

氧化钙,aph露中洁癖♡
绑定画手@赤子_Mr.C
头像@鹤
↑上面两个都没俺帅!!!

钙钙的三行诗们。

眼罩是个好东西/冬天保暖/夏天防蚊

夏天对胖子太不友好了/穿浅显胖/穿深吸热

看见骑小电驴的同学经过/却不能要求载自己一段/因为上去后他就骑不动了

全县的学校都有空调/要不就是风扇/就我们学校屁都没有

北京至莫斯科的铁路/是将我们的心脏连在一起的/线

喜怒哀乐的喜乐/酸甜苦辣咸的甜/是你

我不愿说爱你地老天荒至死不渝/因为若是哪天我真的不爱你了/你大概会很伤心吧

“耀,你吃糖么?棒棒糖。”
“吃!咦你把纸剥啦?谢谢!”
……
“蠢熊这糖你是不是舔过。”
“……咦?!你怎么知道?!”
“一股子蠢熊口水味儿啦笨蛋……”

伊万布拉金斯基和王耀恋爱三周年同居将近两周年的那天,伊万神神秘秘地塞给王耀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王耀问。
“你打开看看。”伊万继续神秘。
于是王耀打开了盒子。他看到了……一束头发。黑的,长的,他的。
那束头发参差不齐,倒不像是剪的。难道说……
伊万笑了:“耀,这是你每天掉在床上的头发。我悄悄攒了一年呢。”
王耀的脸红了起来,小声骂道:“变态……”
第二天,伊万的枕头边多了个小巧的黑色同心结。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被冻醒的。
他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王耀的夏凉被,身下垫着自己的夏凉被。而王耀裹着棉被,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他打了个喷嚏,抓起空调遥控器。上面显示:15℃。
“这怎么回事……”伊万问,虽然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你丫,”王耀有点咬牙切齿,“大半夜的抢我被。”

伊万布拉金斯基一直盯着王耀,然后突然蹲下去捂住了脸。
“怎怎怎怎怎么了?!”王耀有点紧张。
伊万小声呻吟:“耀你……太甜了……看久了……牙疼……”
王耀透过伊万的指缝,看见了他通红的脸庞。
看起来,疼得不轻。

曲名是《总之♡》!!!
我终于把它搞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五年没碰琴别说简谱五线谱我特么都忘得差不多了凑合凑合看得了反正也不标准。
有没有会简谱的仙女帮我改改阿……
我我我我心情激荡啊!
但是一想到如果想把它投b站的话还要找伴奏找唱见找后期找画手画PV最重要的是我特么没钱以上几个都找不到。
那我可拉倒吧。
洗洗睡,晚安。

☆ooc注意
☆十分钟赶的,主要在放飞自我,总之我开心就好
☆521快乐(踩点)
“诶?你问我和一个粗通中文的老外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个叫王耀的朋友不?我给你讲他的故事吧,就前几天他讲给我听的,真事儿。
“王耀有个毛子男友,叫伊万,嗯好多毛子都叫这个的啊对吧?然后这个伊万呢,在中国待了不少年,汉语啥的平时交流啊工作啊都没问题,但是一遇到文学呢他就一脸懵逼了,咱汉语难懂那是公认的,反正我自个儿遇到文学也是懵逼的。
“然后这个王耀呢,前几天脑子一抽给自家男票写了封情书,通篇都是文绉绉的句子像什么‘山无陵江水为竭’啊什么“夜半思君久不能眠”啊什么“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啊反正就这类。
“信给伊万了,伊万也读了,可他看不懂啊?看不懂他还逞强就不说自己看不懂,留着慢慢琢磨。这王耀呢就想啊,他怎么不给我回信呢?不回信给点反应也行啊对不对,这木头似的难不成是没看?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的,男人也是。王耀就完全高估了他男票的语文阅读理解能力。等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哦我男票汉语不好啊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星期了。
“怎么办呢这?王耀他一合计,要不再写一封吧。这次简单点,拢共几行字:‘亲爱的,上次的信看不懂也没关系,我爱你,在家等你,回家有惊喜。’
“然后?然后怎么了啊?
“然后他俩晚上干了一炮现在感情好得让人想违背fff宗旨一把火烧了呢。
“哈哈哈哈哈。”
——
小声问甜不甜。

瞎几把写对子瞎几把写诗……颓废。

☆cp露中

☆ooc到了极致

☆很短很短只有一千多字

☆第一人称注意

☆不喜勿喷

☆求评论
——
我捏着薄薄的一张纸,犹豫着该如何迈进家门。
太尴尬了,“30”这个分数。
要不……先躲一躲?
根本躲不掉吧……不签字大概会被老师弄死……
可签字的话会被爸妈弄死的,吧。
我内心正纠结着,门开了。
“哟,闺女,回来了?”
……是我妈。
虽说叫“妈”,但母亲大人其实是位……
男性。
谁叫我爹妈是俩小基佬呢。
所以我是领养的,男人生不出孩子的,笨蛋。
靠,扯远了。
“啊……”我抬头,“那啥,妈……”
“啥事儿进来在说,我跟你爸总不能打你吧?”我妈歪头,笑着说。
屁嘞……我还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偷了你俩放在柜子里的TT去学校给同学表演吹气球结果被你俩知道后屁股差点没被揍肿……要不是我耐揍它早就肿了……我哭得隔壁老张都来敲门说哎老王孩子犯了啥错都不能这个揍法难道你忘了么……
不过我没敢说。你要是手里拿着个三十分的数学试卷,你还敢跟你妈臭贫吗?
补充,满分一百六,并且试卷是你的。
“哦哦。”我低着头小步挪进家,换了鞋,等我妈在沙发前坐好,就又挪到他跟前。
“怎么了?你爸在做醉虾,等下去尝尝。”
“哦哦。”我应了声,顿了顿,“那个,妈,我数学考了……”
“等下。”我妈大手一挥,扭头冲厨房喊:“大熊你出来下你闺女有话说——”
我爸拎着个写着“伏特加”的酒瓶子醉醺醺地大步走到我妈跟儿,然后一把把他抱住:“啥事儿小耀?”
“你偷喝?”我妈皱眉,“说多少次了少喝少喝你丫还喝是嫌活得长了吗?”
然后一巴掌拍我爸脑门上。
“啪”的一声,可响了。
我爸嘿嘿一笑:“别生气别生气小耀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然后伸头一口亲我妈脸上。
“啵”的一声,可响了。
我妈脸“唰”的红了,愣了半天伸手一指我:“你闺女有话要说。”
……感情你俩还记得我呐。
虽然这时候不太想让你俩记得。
“嗯……那啥……我数学考了……”我咽了口唾沫,“……三十。”
我爸妈对视了一眼。
我硬着头皮把试卷递出去:“……要签字。”
没人接。
寂静。
充满着难以言喻的尴尬与不安的,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我觉得也就一个世纪那么长吧,我妈开口了。
“然后呢?”
“……啊?”我大脑当机。
“不做个检讨?”
“……啊???”我大脑持续当机。
“闺女啊……你考这么点儿你不害臊吗?你这才高一数学就考这么点儿以后怎么办啊?高一数学都是基础,现在基础不打好你以后听都听不懂!数学高考必考你又不是不知道!选文一百六选理二百反正都得考!你说你这三十分以后怎么办!”
“我……”
“我什么我,不说你丢人了闺女咱赌口气行不?咱不能让人家看咱老王家笑话对不?你看隔壁琼斯家的小子考的都比你多!”
我爸悄悄问:“琼斯家的小子考多少?”
“三十八,比咱闺女多八分呢!”
“哦……那确实……”
“闺女,”我妈转向我,“你想尝尝中华锅击打屁股的滋味吗?”
“……不想。”
“不想?你不想我就不揍你啦?”
“你妈要揍你的话我也会帮忙的,”我爸补充,“用水管。”
……我靠爸你可别你放过水管和我吧你忘了我小学的时候偷了你俩放在柜子里的TT去学校给同学表演吹气球结果被你俩知道后屁股差点没被揍肿……你揍得比我妈还狠……然后在隔壁老张赶到家暴现场之前你丫停手了!爸你怎么这样!老张都光训我妈不训你哎!
“大熊你太狠了。”我妈皱眉,“水管多疼了,还是中华锅吧。”
都疼好吗!话说这么对待一个花季少女真的好吗!
可能是看到我一脸恐惧加懵逼,我妈叹了口气:“这次就不打你了……这顿先欠着,下次还考这么点儿分一定揍你。咱也不要求高,你起码考过琼斯家的小子吧?”
我爸拼命点头,一脸“老婆说的都对”的表情。
爸,节操。
我妈刚要接我试卷,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我爸:“大熊,咱闺女数学这么差是不是随你?”
我爸仔细思考了一会儿:“随小耀吧……”
“明明是随你哎!”
“好好好随我。”
我都不是你俩生的好吗?!
“所以你一会儿记得把工资交上来。”
“……啊?”
“我数学好所以我管钱啊。放心,会给你留零花钱的。”
“多,多少……”
“二百。”
“上个月还是三百……”
“让你偷喝酒。”
“我错了小耀……小耀你别这样二百块钱能干什么酒都买不到……啊不是连给你买礼物都买不到……”
“不行,就二百。”
“小耀……”
“一百。”
我爸立刻闭嘴。
“行,就这样了,大熊你醉虾做好了没?给我尝尝。”
“哎小耀请!”
然后他俩就去厨房了。
留下尴尬的我。
手里捏着尴尬的试卷。
这狗粮我吃了……我心酸地撕了一点手里的东西塞进嘴里,嚼了嚼,然后……
我靠。
你俩忘给我签字了哎!!!

“喂,你看前面那个小哥的屁股。”

“挺翘。想上?”

“……想踹。”

“……哦。”